nav-close
float feedback icon livechat

查看更多新聞

市場觀察:2024年7月22日 new

由於總統候選人喬·拜登退出競選,美國選舉政治再次成為本週市場趨勢的主要推動力。只有亞洲市場有機會對此消息做出反應,迄今為止反應較為平淡。這週前兩天經濟日曆上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但這更需要關注接下來的民主黨候選人。幾位人物已經站出來支持副總統哈里斯,儘管尚未做出正式選擇。

上週五發生了戲劇性的一幕,網路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一次軟體更新導致全球Windows系統出現IT故障。藍屏死機狀況影響了從銀行到航空公司等各行各業,許多企業別無選擇,只能關閉一天。 Crowdstrike Holdings (CRWD) 上週五下跌了11%,所有主要的美國指數也隨之下跌。道瓊指數(DJI)領跌,收盤時下跌了0.93%。那斯達克指數(NDX)和標準普爾500指數(SPX)也不甘落後,分別下跌了0.81%和0.71%。微軟 (MSFT) 表現相對較好,整體上只下跌了0.74%。

在上週二創下新的歷史收盤價後,黃金經歷了顯著的回調。上週五黃金下跌了1.8%,週收盤價為USD $2400美元/盎司。黃金在亞洲早盤交易中上漲了約10美元,但可能要等到歐洲和美國開盤後才會有更明確的走勢。
July 22, 2024

市場觀察:2024年7月19日 new

半導體製造商本周遭遇了嚴峻的考驗,貿易出口限制的威脅導致股價暴跌。科技股今年迄今表現非常出色,但由於投資人普遍從科技類股撤資,導致動能開始減弱。許多投資者正在重新平衡他們的投資組合,以應對下半年即將預期的降息,將重點轉移到最有可能從過渡中受益的股票。

然而,週三基本面情況發生了重大轉變,因為有傳言稱可能對中國實施出口限制。前總統川普關於台灣國防狀況的言論也影響了市場。英偉達(NVDA)、超威半導體(AMD)、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TSM)和艾司摩爾(ASML)週三都遭遇重挫。對美國科技業更大的保護主義前景,加上製造業回歸美國本土的趨勢,無疑將對投資者情緒產生重大影響。

那斯達克指數(NDX)在過去幾筆交易中大幅下跌,標準普爾500指數(SPX)也是。道瓊指數(DJI)週三創下另一個紀錄高點,但周四完全回撤,下跌1.3%。

所有的騷動導致過去兩天貨幣市場出現一定程度的波動,美元週三開始下探,但在隨後的交易日恢復。日本當局在本週繼續捍衛其貨幣,成功將美元兌日圓推回到156後隨即在昨天回落。
July 19, 2024

市場觀察:2024年7月17日 new

一股樂觀情緒席捲了昨日的金融市場。週二,黃金飆升至新的歷史高點,上漲1.9%,收在USD $2468美元/盎司。道瓊工業平均指數(DJI)顯然也在同一個劇本裡,上漲1.85%至40,954點,遠超過先前的歷史高點。標普500指數(SPX)在昨天也創下了新高,儘管漲幅不大,收盤時上漲了0.64%。那斯達克指數(NDX)當天略有上漲,但未能創下新高。美國各指數的不同走勢補充了一個從重科技股轉向價值驅動型股票的故事,而值驅動型股票在過去六個月中大多表現黯淡。

傑羅姆·鮑威爾在周一的評論對上漲動能貢獻顯著。承認了通膨確實正在朝著聯準會2%的目標邁進,採取了更為鴿派的立場。在許多人看來,這幾乎背書了9月的降息預期。

考慮到不斷變化的貨幣政策,人們可能會認為美元會走軟,但上週末的事件使全局增添了另一個維度。唐納德·川普的暗殺未遂事件鞏固了他在總統競選中的地位,提高了他在11月選舉中獲勝的機會。前總統的第二個任期被廣泛認為對美元有利,使得貨幣處於波動的中間地帶。

過去幾天,加密貨幣價格也隨之上漲,比特幣(BTC)在周一單日上漲6.5%後重新站上65,000美元。第二個川普總統任期同樣被視為對加密貨幣有利,人們預期如果他再次宣誓就職,將會出台更友善的加密貨幣法規。

July 17, 2024

市場觀察:2024年7月15日

上週公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數據揭示了美國經濟格局的變化。數據顯示,整體通膨率低於預期,連6月的月價也出乎意外地下降。市場已對這些資訊做出反應,美元在周五再次大幅下跌,美元指數(DXY)下跌了0.4%,收在104以上。美元的下跌幫助英鎊在周五收盤時接近1.30美元,這是去年同期以來從未見過的水平。

美元的疲軟並未轉化為貴金屬的上漲。黃金在周五的交易中先是下跌,隨後幾乎回升,最終收在USD $2410美元/盎司。

美國股指在上週末表現相當鼓舞人心,尤其是道瓊工業平均指數(DJI),週五創下盤中新高,收於40,000.90點,距離5月創下的歷史最高日收盤點位僅一步之遙。標準普爾500指數(SPX)和那斯達克指數(NDX)也表現出色,但仍不足以彌補週四拋售造成的損失。假設利率確定會下降,那麼股票市場從熱門科技輪動至其他小型股是可以預期的。

今早中國發布的經濟數據是市場關注重點,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二季 GDP 成長意外低於預期,為 4.7%,而預期為 5.1%。今晚,聯準會主席鮑威爾將再次在華盛頓經濟俱樂部發表言論。北美數據將在周二佔據重要位置,包括加拿大CPI數據和美國零售銷售數據。英國和歐元區的通膨數據將在周三發布,隨後是周四的一系列失業率指標,以及歐洲央行的利率決定。週五以日本的通膨數據收尾,隨後是英國和加拿大的零售銷售數據。

撇開經濟新聞不談,考慮到週六在賓州發生令人震驚的事件,可以說選舉政治將成為本週市場波動的主要驅動因素。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的暗殺未遂事件顯然是一個重要事件,市場需要時間來完全消化這一訊息。目前市場尚未對此事件做出判斷,但對於2024美國大選結果的明顯影響將是許多交易者思考的要點。

July 15, 2024

市場觀察:2024年7月12日

昨天美國勞工統計局發布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報告徹底打破本週前半段平靜的市場。根據報告,價格近兩年來首次下降。 6月的月環比數據下降0.1%,而年比數據下降至3%。無論是整體通膨率或核心通膨率均低於預期。

貨幣市場首先做出反應。美元指數(DXY)立即暴跌,當天下跌了0.5%。有趣的是,美元的拋售與日圓的大量買入同時發生,這引發了日本當局終於介入捍衛其貨幣的猜測。美元兌日圓昨天暴跌了1.7%,今天早盤亞洲交易時段繼續下探。

黃金對此消息反應良好,漲幅達1.9%,收於USD $2415美元/盎司,這是自5月底以來首次收於2,400美元以上,距離創新高紀錄不遠。

股市的反應則更加複雜。雖然表面上看,利率下降的前景對股票是利好,但標準普爾500指數(SPX)和那斯達克指數(NDX)都遭受了嚴重的賣壓,分別收跌0.88%和1.95%。原因是更精明的投資者似乎正在從主要的科技股中撤出,這些科技股幾乎單獨導致了最近創紀錄的上漲,並轉投到迄今為止仍在觀望的小型股票中。近年來,指數變得非常頭重腳輕,少數幾隻股票拉高了平均值。值得關注的是聰明資金的流向。

July 12, 2024

金融基礎:國內生產毛額

一個國家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是一定時間內(通常為一年)所有消費、政府支出、投資和淨出口的總和。基本上,它用於量化一個國家的經濟產出。計算公式如下:

                                                                                                    GDP = C + G + I + X

其中:

C = 私人消費支出。這部分指的是人們在日常商品和服務上花費的金額。消費通常佔一個國家GDP的大部分。除非是人口很少或出口市場龐大的非典型經濟體,消費者支出通常佔GDP的一半到四分之三之間。

G = 政府支出和投資。這是所有國家支出的總和,包括政府營運成本、工資和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及維護。這部分可以從幾乎沒有到最多佔總GDP的四分之一,只有在經濟蕭條或戰爭等重度政府乾預的情況下才會超過這個比例。

I = 私人投資。這部分主要指企業支出和投資,如機械和設備採購、商業和工業建築以及庫存變動。它還包括私人住宅建築和其他私營部門的發展。通常,這個類別也佔總GDP的四分之一左右。儘管比消費者支出小得多,但它仍然是GDP的重要貢獻者,因為它與創造就業息息相關。

X = 淨出口。這包括總進口和出口。如果一個國家有貿易順差,則該部分為正,如果有貿易逆差,則為負。它也顯示一個國家對外貿的依賴程度。擁有大型出口市場的國家,例如擁有自然資源的國家,其 GDP 中通常有更大一部分由此構成。另一方面,較貧窮的國家往往依賴外國進口,有時會導致巨大的貿易逆差,從而拉低其GDP。

GDP 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是因為它是傳統上衡量國家成長的主要指標。目前的公式可以追溯到 1934 年,自那時起一直是衡量國家經濟規模預設的方法。它不僅有助於比較不同國家的經濟產出,也用來定義一個國家的經濟是成長還是萎縮。

根據經驗,連續兩季的負成長被定義為經濟衰退。 「蕭條」這個詞則不那麼具體,但通常被定義為更長的負成長或更突然的極端經濟收縮期。無論是哪種,這取決於GDP。

GDP定義為貨幣價值。在美國以美元計算,在英國以英鎊計算,在中國以人民幣計算等。在比較同一年的季度成長時,通常使用名目GDP,即這些數字沒有根據通貨膨脹進行調整。然而,在比較較長時間段的成長時,調整通貨膨脹變得至關重要。畢竟,如果GDP年增5%,但同期價格上漲10%,那麼實際成長是負的。這個經過通貨膨脹調整的數字稱為實際GDP,是更重要的經濟指標。

另一個密切相關的指標是人均GDP,即一個國家的GDP除以其人口。如果GDP代表一個國家的年度經濟產出,那麼人均GDP代表每個公民的產出的價值。儘管不是十分精確,但還是可以作為一個國家人民整體繁榮或生活品質的基準。

人均GDP有兩個主要問題。首先,它只是一個平均值。平均值不能精確反映精確意義。人類群體受異常值的影響很大,導致平均值和中位數之間有顯著差距。 GDP 較高的國家不一定有富裕的公民。人均GDP的第二個問題是它沒有考慮不同國家的生活成本。經濟學家經常引入購買力平價(PPP)來協調一籃子商品的價格差異,使GDP更有意義。

自從這個指標誕生以來,對 GDP 的批評就一直存在。事實上,目前公式背後的人西蒙·庫茲涅茨 (Simon Kuznets) 警告其應用有限,聲稱它不是福利的衡量標準。 GDP 是成長的衡量標準。不多也不少。它不保證增長的類型或質量,也不會試圖這樣做。對經濟學家來說,GDP 的限制是眾所周知的。儘管媒體對 GDP 數字給予了極大的關注,但實際上它們最有用

自從GDP指標誕生以來,對其批評就一直存在。事實上,目前公式的提出者西蒙·庫茲涅茨 (Simon Kuznets)就曾警告其應用的局限性,聲稱它不是福利的衡量標準。強調GDP僅是作為成長的衡量標準。它不保證增長的類型或品質。對經濟學家來說,GDP的限制是眾所皆知的,儘管媒體對GDP數據的關注度很高,但此一作為幫助引導經濟政策的指標,實際上對政府來說最有用。
July 12, 2024
意見反饋
float feedback icon
LiveChat
livechat
登入 開設帳戶

風險警告 : 交易金融衍生品與槓桿產品具有高度風險

開設帳戶
to top icon